加入“我的最愛”

首  頁

最新資訊

古今評論

本站消息


創新教學


資 料 庫

古今評論

史學專書評介

教學意見交流

史學資訊

活動公告

相關網站評介

其他


討 論 群


電 子 報

關於本站

 

  》》史學資訊   

南京大屠殺67年 史料尋根重啟血淚記憶
轉載自【中時電子報】
2004/12/13
廖嘯龍/專題報導
 


曾經擔任中日八年抗戰後,南京大審軍事法庭庭長的石美瑜,至今仍保留當時著名女間諜川島芳子偵訊筆錄等文件,雖然石美瑜已在民國八十一年過世,但同是擔任律師的兒子石南陽,將帶著這批珍貴的史料,在南京大屠殺67週年前夕,全數捐贈給南京的紀念館蒐藏,圖為當年多位承審法官同意釋放岡村寧次的字條。(王爵暐翻攝)(本報資料照片)

  67年前的同一天,中國的南京,發生了一件堪稱近代史上最慘絕人寰的屠殺事件,石南陽的這疊卷宗堶情A就記載著他父親石美瑜當年戰後擔任「南京大審」庭長時,曾經審訊過日本駐華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有「天字第一號」女間諜之稱的川島芳子、以及南京大屠殺指揮官谷壽夫等重要戰俘的完整原始筆錄。

  這些珍貴的史料,從國民政府遷台後,便一直塵封在石美瑜家中,隨著時光斑駁而被遺忘。民國82年石美瑜逝世,沒有任何司法院或國史館的人員上門探詢典藏事宜,直到去年的大陸之旅,石南陽在行程中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與館方人員閒談之際,引起了對岸的興趣,特別選在今天舉辦南京大屠殺滿67週年的紀念活動時,邀請石南陽帶著這些卷宗前往,舉辦盛大的捐贈儀式,並承諾將以「專區專櫃」的方式永久對外展示。

頭號戰犯…谷壽夫屠殺19萬人判決文

  出發的前一天,在廈門街一棟老舊公寓內,記者從石南陽的手中,謹慎地接過這疊唯一且僅有的第一手歷史史料,雖然因為時代久遠,卷宗紙張都已泛黃發霉,但隨著扉頁的翻動,一種遙遠而模糊的記憶彷彿從心底深處被喚醒,這樣的感覺,在看到被稱為「南京大屠殺頭號戰犯」的谷壽夫判決文時特別強烈。

  這份判決文以工整的毛筆字書寫,內容詳細記載當年南京大屠殺,是由谷壽夫率領的6師團,會同日將中島的16師、牛島的18師、末松的114師所共同犯下,根據審判法庭調查,在民國26年12月12日到21日期間,日軍集體屠殺了19萬的南京軍民,此外,民間救難單位零星收集統計的遇害屍體也多達15萬具,判決文卷尾,還附有一份長達數十頁的民眾指證的死亡名單,印入眼簾的每一個名字,都彷彿赤裸裸地泣訴著近代中國的辛酸血淚。

血的事實…石美瑜審判長指揮挖掘萬人塚

  戰後擔任審判長的石美瑜,曾親自指揮軍事法庭檢調人員及法醫,在南京中華門外,挖掘出大批受害者遺骸的「萬人塚」,引起中外震驚,也成為「南京大屠殺」的歷史鐵證,讓包括谷壽夫及號稱「百人斬」的2名殺人競賽軍官井敏明、野田毅在內的多名戰犯無法狡辯,而被明正典刑,該次調查搜集到的物證,也成為對岸紀念館最具價值的展示主體。

  在成疊的卷宗和記憶中,最令石家人耿耿於懷地,要屬日本駐華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的審判過程,岡村當時是統領百萬日軍的中國軍區第一號降將,每次開庭時,位於上海塘沽路市參議會大禮堂的國防部戰犯軍事法庭內外,總是被旁聽民眾擠得水洩不通,根據審判庭蒐證,岡村至少與日軍在戰時殘殺220名無辜中國百姓之暴行難脫關係,因此包括石美瑜及多位年輕的檢察官,都主張處以極刑,司法部及外交部也都予以聲援。

高層壓力…日軍統帥岡村被判無罪

  但是當時的政治局勢,明顯左右了司法的判決,在民國38年1月岡村一案最後公審前夕,高層親自電令石美瑜,要求將岡村宣判無罪,當年的審判採合議庭,5名承審法官中,有3人都簽名同意,只有石美瑜及另名法官陸起拒絕背書,在巨大的政治壓力下,這名背負著無數中國軍民血債的日軍統帥,最後終以無罪釋放,也讓戰後大審留下一個世紀謎團。

民國50年,戰後返鄉的岡村,在國防部官員的安排下來台訪問,並主動探訪石美瑜,還刻意地合影留念,一個是曾經死堸k生的戰犯,一個是與當局不合卸下軍職的律師,兩人再相見,時空及景物都已變遷,昔日的國族情仇只剩彷如隔世的尷尬。

歷史公斷…當時施壓親筆信函仍獲保留

  至今,石家仍保存著這張老舊的照片、以及當年高層「施壓」的親筆信函、和石美瑜拒絕簽名的岡村判決文,由於牽涉其中者皆已作古多年,石家也不願再予評論,只是低調地表示「只要資料還在,歷史自有公斷。」

  歷史終歸已是陳跡,就好像「南京大屠殺」名詞,早已引不起在「去中國化」與「藍綠過半」議題中廝殺爭鬥的台灣朝野興趣一般,所以,當接到對岸紀念館的邀請函時,石南陽內心並沒有太多的掙扎就同意了,他很清楚,這個決定無關政治,只是純粹想為父親的遺物,尋找一個「不容青史盡成灰」的收藏所。

TOP


   

 

請以 800 X 600 以上解析度、IE4.0 或 Netscape4.0 以上版本瀏覽本站
本站內容僅作個人或學校教學參考;未經書面授權嚴禁轉載
網站製作:台灣大學歷史學系 
E-mail:eduhist@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