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的最愛”

首  頁

最新資訊

古今評論

本站消息


創新教學


資 料 庫

古今評論

史學專書評介

教學意見交流

史學資訊

活動公告

相關網站評介

其他


討 論 群


電 子 報

關於本站

 

  》》古今評論   

孫悟空「生」在福建寶山(二)
轉載自【聯合書報攤
2004/12/30
王益民
 

歷史月刊電子報
2004/12/30 第65期

孫悟空兄弟合葬墓與山狸洞

此合葬墓的發現意義十分重大:

一、它是歷史遺存的有關文字資料之外的不可多得的重要實物佐證,是研究西遊故事主人翁轉換和成型的重要實物資料。閩北、閩東、福州乃至其他福建各地至今保存下來許多祀奉齊天大聖的廟宇、神位,但以其原型「通天大聖」作為膜拜的對象並以墓的形式保存下來的古代遺存,除此之外尚未發現別處(順昌天台山有一「通天大聖」神位,但非墓形,且年代較之更晚),況且以兄弟合葬之神墓的形式存世更是絕無僅有。

二、左碑碑額下方「寶峰」二字很顯然地提示我們,這個「齊天大聖」係「寶峰人氏也」,乃寶峰的齊天大聖。

三、按照中華民族傳統的落葉歸根習俗,生於斯葬於斯。由此推測,寶峰(又稱石寶峰)很可能就是石猴的「出生」地。

四、既葬於此,它們必於葬此之前的「有生之年」有相應於激發人們崇敬的事功,使其生得偉大,死得崇高,永恆地得以通天和齊天的豐功偉績在當地造成足夠的影響。

五、從「通天大聖」乃齊天大聖之原型來分析,該墓早於吳承恩《西遊記》成書時間已很明顯。為刻畫人物個性之需把齊天大聖的名號用到了通天大聖頭上,且兄弟姊妹的本事都集中到了後來的齊天大聖一人身上,而漸漸埋沒通天大聖等其他兄弟姊妹的演變過程,因有了此實物佐證,反使這件公案變化的時序脈絡清晰地凸顯出來。

六、孫行者既有兄弟姊妹多人,因何卻是他倆兄弟合葬於此,其中必有奧妙,這又給我們引出一個公案,有待今後再作考證。

  至於另一處遺址山狸洞,當地民間相傳為寶峰齊天大聖現身於此力鎮山精石怪之所,洞內留有古人摩壁石刻的有關印證文字。筆者為證實古文字遺存這一事實,曾於二○○四年一月專程進洞考察。

  山狸洞又名蝙蝠洞,洞口朝東北,為人工礦洞,洞深無人知曉。洞內底部常年積存蝙蝠糞厚達十幾公分。洞小處僅容一人匍匐爬過。我們向縱深爬行至約二百公尺處,途經一石室,在石室坐西北面東南的一面平展醒目的岩壁中央,我們找到了豎行陰刻的繁體「聖見」二字,字跡古樸,筆畫線條呈中鋒筆勢。我們另在洞內採集到了十二片瓷器標本,經帶回博物館初步鑒定,這些青白釉瓷片為宋代碗形器碎片。山狸洞文字題刻遺存及洞內瓷器標本的發現,對寶山神猴文化起到重要的佐證作用:

一、「聖見」二字題刻的年代有可能早於南天門雙聖墓的建築年代。著名古漢語學家王力先生在其主編的《古代漢語》一書中解釋古漢語常用字「見」時,特別加按注釋:上古沒有「現」字,中古也很罕見,凡「出現」的意義在上古都寫作「見」。

二、從該洞深處採集的宋代碗形瓷器標本分析,這些器物應有可能係宋代礦工的生活用具。由此推測,至遲宋代已有此洞。因而,宋時便可能存此「聖見」石刻文字。

三、從該洞之實物遺存及有關傳說可以推想,大聖文化在宋元明時期的順昌曾達到鼎盛程度。

四、由此亦可看出,寶山遺存的歷史實物資料與當地周邊流傳至今的民間傳說大致相符,亦驗證了當地有關傳說的相對可靠性。

道教名山與道佛合一

  早在西晉時期,寶山就曾是一座道教名山。在寶山北向連接干山的山巔一側,至今基本保存完好的幹仙寮便是西晉太康年間的重要遺存。干山,乃連綿寶山北向的支系山體。明朝正德版《順昌邑志》載:「干山,周回二十里,山之巔有石洞,可容數百人,中有泉,清澈可鑑,晉太康中(公元二八○∼二八九年),道士陳紫干煉丹於此,因名。」陳紫干在當時影響極大,至今沿用的地名干山、大干、小干、上干山、下干山皆從其名而得,是當地百姓心目中得道成仙的仙家。當地至今流傳陳紫干在干山煉丹,住寶山幹仙寮修煉得道,在寶山滴水洞羽化升天的傳說。幹仙寮為以一片天然巨石為瓦的石室,當地亦稱一片瓦,室內主祀五穀神農(五穀仙),配祀水母娘娘,至今香火不絕。門額上方「石瓦」檐邊摩崖陰刻的「幹仙寮」三字至今依稀可辨。寶山除陳紫干這一道教人物外,還流傳著許多八仙等道教故事,以及八仙與孫悟空、哪吒、牛精(牛魔王)等故事和場景。

  寶山寺大殿主祀三濟祖師,民間亦稱三佛祖師,為龔志道、劉志達、楊志遠三位民間俗神,相傳乃唐代雪峰寺高僧義存的弟子。《全像中國三百神》把祖師真人歸入道教條目。像這種中國民間本土化了的神僧祖師,其本身就含有道教內容,係佛道相融的產物。兩側梢間敬奉佛教菩薩觀音和文殊,為佛教和當地民間信仰合一的殿宇。從其所處的中心位置及目前掌握的建築年代來分析,寶山寺大殿應為寶山寺早期的主體建築。時隔二十八年建成南天門和雙聖廟,從南天門遺址散落的建築構件中的石佛造像和浮刻陽文「觀世音菩薩」字樣分析,南天門為佛教殿宇。雙聖廟順山勢依附在南天門後,內為孫悟空兄弟合葬之神墓。

  孫悟空這個形象,從民間傳說到文獻皆能證明其先道後佛,由道向佛,道佛合一的轉變歷程。他的轉變軌跡和佛教重心由中原地區南移,南方地區道佛相融的背景相一致,這也和寶山先道後佛,寶山寺道佛相融的布局契合。這種契合絕非偶然,亦絕非文獻和實物作者們的主觀臆造,它與當時南方的文化背景一致。早期文獻中的取經故事沒有孫悟空形象是比較接近真實的紀錄,應是產自北方的作品。佛教重心南移後,南方為了顯示自己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和重大貢獻,從當地諸多猴精故事中演繹編擬了孫猴子形象參與取經過程,並且「強詞奪理」地讓孫悟空由配角逐漸向主角轉變。無疑,當時南方的文化背景對這一思維定勢是能起到助長作用的。

泗洲與龜山

  在《清平山堂話本.陳巡檢梅嶺失妻記》,古今小說卷二十〈陳從善梅嶺失渾家〉裡這樣寫道:「洞中有一怪,號曰申陽公,乃猢猻精也。弟兄三人,一個是通天大聖,一個是彌天大聖,一個是齊天大聖,小妹便是泗洲聖母……」這裡出現了泗洲聖母。在明初的《二郎神鎖齊天大聖》雜劇中,齊天大聖上場後自我介紹:「吾神三人,姊妹五個。大哥哥,通天大聖,吾神乃齊天大聖,姊姊是龜山水母,妹子鐵色獼猴,兄弟是耍耍三郎。姊姊龜山水母,因水淹了泗洲,損害生靈極多,被釋迦如來擒拿住,鎖在碧油壇中,不能翻身。」同時出現了龜山和泗洲。無獨有偶,筆者在田野考古工作中特別留意到,在寶山西南山腳謨武村邊的金溪上,至今還有一處險灘叫泗洲乾,且在泗洲乾上游附近,至今仍有一座龜山。且當地民間代代相傳的與上述水淹泗洲極相類似的故事等,都說明那座龜山的山名至少從宋代沿襲至今。現謹將有關傳說故事摘錄如下:
從前謨武村西頭有條石徑嶺通向「五馬架槽山」的西山頭,山嶺上有座「大仙庵」,大仙庵下的金溪河中有個險灘,名叫「泗洲乾」。來往船隻、木排常在此打翻失事,有「過了泗洲乾方敢報平安」之說。貨主、艄公為了平安過灘,在過灘之前,都要到大仙庵進香,祈求平安,因此,石徑嶺人來人往……

  上述泗洲大仙庵的大仙,據拜訪的幾位老人口述是位女神仙,當地俗稱「泗洲大仙」。可惜大仙庵已毀於文革,現只存遺址。但這泗洲大仙和泗洲聖母卻相類似,且與水淹泗洲之事有瓜連。在泗洲乾上游附近現在還有座龜山,關於龜山有這樣一個傳說:

楊時他爺(父親)早年住在謨布(謨武)溪東頭的,楊時就是在溪東頭楊厝出世的。……到九歲時,他爺在將樂弄了一棟厝,要搬到將樂去住。……家人在龜山仔找到正在跟幾個小孩子嬉戲的楊時,楊時講:「俺在謨布住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搬呢?我不去,你要我去,你就將這屏龜山仔也搬去我再去。」楊時他爺看兒子這麼拗,想了想後對楊時說:「你這麼喜歡謨布和這屏山是對的,這樣吧,龜山仔我搬不去,俺把山名搬去,搬在你身上,你剛好有名有字沒有號,讀書人都有一個號,你這個號就叫龜山。這樣,謨布的龜山就時刻跟在你身上,比搬山去還要好。」楊時一聽也很快活,高高興興地跟著家人搬到將樂去住了。

  楊時,號龜山,宋熙寧九年(一○七六年)登進士第。元祐八年(一○九三年)和游酢同到洛陽拜程頤為師,留下「程門立雪」千古佳話。與游酢、呂大臨、謝良佐並稱「程門四大弟子」。其先祖地四川,入閩始祖子江公,葬順昌縣城東彌勒獻肚山,楊時為入閩楊氏五世祖,葬將樂。順昌從將樂分出與將樂有許多相同歷史淵源,龜山之名至少可上溯到宋代卻顯而易見。那麼文獻資料中從龜山水母水淹泗洲到泗洲聖母的轉變,和寶山下的龜山與泗洲及泗洲大仙、泗洲水母、寶山幹仙寮的水母娘娘,以及泗洲大仙(水母)與通天大聖、齊天大聖是否存在內在聯繫?如果存在相關關係,那麼方圓十幾里內聚集著孫行者兄弟姊妹及他(她)們的活動場景,是純屬巧合嗎?

TOP


   

 

請以 800 X 600 以上解析度、IE4.0 或 Netscape4.0 以上版本瀏覽本站
本站內容僅作個人或學校教學參考;未經書面授權嚴禁轉載
網站製作:台灣大學歷史學系 
E-mail:eduhist@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