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的最愛”

首  頁

最新資訊

古今評論

本站消息


創新教學


資 料 庫

古今評論

史學專書評介

教學意見交流

史學資訊

活動公告

相關網站評介

其他


討 論 群


電 子 報

關於本站

 

  》》史學資訊   

台灣史上 不能錯過的咖啡館…
轉載自【聯合新聞網
2005/01/12
記者:陳宛茜
聯合報


波麗路被美術史評論者謝里法視同影響印象畫派的巴黎Demo咖啡館。
圖為波麗路的廣告。 圖/遠足文化提供

  明星咖啡館去年風光開幕,勾起大家對1970年代文學咖啡香的回憶。其實早在日治時代,台灣便擁有如巴黎花神、雙叟般影響藝壇甚深的人文咖啡館。沈孟穎撰寫的「咖啡時代」,告訴你「台灣咖啡館也是有歷史的」!

  「咖啡時代:台灣咖啡館百年風騷」考證台灣咖啡館歷史,發現早在1928年,台北已存在22家咖啡館、喫茶店。1935年舉辦的台灣博覽會,甚至以「森永喫茶店」作為展示館,可見當時咖啡館的盛況。

  1930年代在大稻埕開設的維特咖啡館,老闆楊承基是畫家楊三郎的哥哥,開啟台灣咖啡館與藝文界的因緣。「維特」雖因生意清淡、被迫「轉型」成酒家,主廚與經理卻另起爐灶,先後開設在台灣文藝史上鼎鼎大名的「波麗路」與「山水亭」。

  沈孟穎指出,波麗路、山水亭、天馬茶房三座咖啡館,分別扮演台灣1930、40年代「畫壇」、「文壇」、「戲劇界」的重要舞台。以波麗路為例,在歷史博物館開始舉辦畫展前,台灣美術年展幾乎年年在此舉行。老闆廖永來不只提供展畫場地,更是陳澄波、郭雪湖、楊三郎這些重要畫家的贊助人與經紀人。

  「我不在咖啡館,便在往咖啡館的路上。」歐洲的咖啡館作家留下飄咖啡香的名句,日治時代台灣作家也不遑多讓。沈孟穎遍查賴和、楊守愚等作家的作品,發現咖啡館既扮演「資本主義虛榮與墮落的象徵空間」,也是「逃避現實的療傷洞穴」。如「台灣文學之父」賴和寫「咖啡館確是個好去處,只要有錢」,但又承認在咖啡館「嗅嗅女給(女侍)的胭脂味,才算把空虛填平」。

  在電話不普及的時代,咖啡館也是台灣記者「蒐集線報」的主要據點。在日治、光復初期擔任記者的周青回憶,他一天的工作「早上到波麗路,下午到天馬茶房」,線民便會到這兩地找他「報新聞」,如學生運動或工會罷工,消息都是從咖啡館傳出來的。

  沈孟穎也透過老照片發現,日據時期台灣咖啡館Cafe Tonbo所用的椅子,和歐洲咖啡館專用的咖啡椅Thonet No.14相似,證明台北咖啡館早在1930年代便與歐美咖啡館「同步流行」。此椅由19世紀專門生產「咖啡館家具」的奧地利家具店設計,公認是當時正規咖啡館不可少的標誌,還被紐約MoMA收作館藏。

【2005/01/12 聯合報】

TOP


   

 

請以 800 X 600 以上解析度、IE4.0 或 Netscape4.0 以上版本瀏覽本站
本站內容僅作個人或學校教學參考;未經書面授權嚴禁轉載
網站製作:台灣大學歷史學系 
E-mail:eduhist@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