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的最愛”

首  頁

最新資訊

古今評論

本站消息


創新教學


資 料 庫

古今評論

史學專書評介

教學意見交流

史學資訊

活動公告

相關網站評介

其他


討 論 群


電 子 報

關於本站

 

  》》史學資訊   

觀念中的阿房宮之倒塌
轉載自【中國社會科學院
2005/02/02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1月30日                來源:解放日報


(清)袁耀-阿房宮圖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餘堙A隔離天日”,多麼宏偉、壯闊的阿房宮,然而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和西安文物保護考古所於2003年的聯合考古,百萬根探杆將這千百年傳說打破,考古證明唐詩人杜牧所說的:“楚人一炬,可憐焦土”的阿房宮,本屬子虛烏有!這一驚世駭俗的論斷,讓多少人感到無所適從。

  但事隔一年,2004年11月,距阿房宮前殿遺址之西1150米處,又發掘出一處大宮殿建築遺址,並有火燒痕跡。它屬不屬於阿房宮,或者阿房宮屬不屬於它?考古隊隊長李毓芳是否還堅持阿房宮是個“半拉子工程”,未經“一炬”?

  日前,中國社科院考古所所長劉慶柱、考古隊隊長李毓芳來滬應邀參加“周秦漢唐文明大展”研討會,記者採訪了這對夫婦。

  李毓芳堅持:阿房宮名存實無,帝宮僅為3堵牆“阿房宮沒有宮,前殿現場只有3堵牆,連南牆都沒來得及建起,很顯然,當時蓋得太倉促,未完成。”李毓芳將前殿比喻是皇帝的“辦公樓”。“辦公樓”現場,除了東、西、北面三堵牆外,只有一個東西長1270米、南北寬426米、現存最高點為12米的夯土台基。“始終沒有發現秦代建築中最常見的也是必不可少的建築材料———瓦當,而在秦咸陽宮、漢長安城發掘時都有大量瓦當出土。阿房宮氣勢那麼恢宏,它的文化堆積到哪里去了?”她堅持“阿房宮沒有建成是不爭的事實。前殿遺址夯土台基就是阿房宮前殿遺址之夯土台基”。也有的專家認為,所謂阿房宮實際上就是指前殿,沒有其他建築了。

  同時從時間、文獻記載中推斷阿房宮也未能建成。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阿房宮是在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開始修建,三十七年(前210)7月秦始皇死後,便把修建阿房宮的百姓調去修築驪山陵墓。秦二世元年(前209)4月,二世命令繼續修築阿房宮。這年7月,陳勝、吳廣起義。秦二世自殺後,阿房宮的修建也就停止了。阿房宮從開始修建到最後停工,前後延續僅4年,實際建造的時間還不到4年,就前殿54萬平方米的台基來看,阿房宮這樣規模的建築,在當時條件下是不可能完成的。

  《史記•秦始皇本紀》還記載:“三十五年……始皇以為咸陽人多,先王之宮廷小,……乃營作朝宮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五丈旗。……阿房宮未成;成,欲更擇令名名之。作宮阿房,故天下謂之阿房宮。”說明秦始皇時阿房宮沒有建成,等建成後會用新的名字來命名。後因是在阿房這個地方修建的宮殿,所以稱它為阿房宮。司馬遷寫《史記》時距秦只有百年之久,當時阿房宮的遺存應該是非常清楚的。班固在《漢書•五行志下》中,也十分肯定地說秦王朝在阿房宮未完成的情況下就滅亡了:秦“複起阿房,未成而亡”。從其他記載來看,秦始皇、秦二世及子嬰等的活動地點主要是在咸陽,沒提到阿房宮。

李毓芳堅持:火燒的是咸陽,而不是阿房宮

  “發掘前,囿于阿房宮被‘毀於一炬’的說法,我們希望能在遺址上發現紅焦土,但經鑽探,一點紅焦土都沒發現,”李毓芳說,其實發掘的方式是很先進的,在20多萬平方米的範圍內,每平方米打下5個探杆。探眼打到原來台基的夯土地面,沒有一點紅焦土的痕跡。於是,她作出了“項羽沒燒阿房宮”的結論。

  “司馬遷說過項羽燒了阿房宮嗎?”李毓芳說:“《史記•秦始皇本紀》載:項羽‘遂屠咸陽,燒其宮室,虜其子女,收其珍寶貨財,諸侯共分。’《史記•項羽本紀》亦載:‘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收其貨寶婦女而東。’《史記》中只說項羽燒秦宮室,火3月不滅,可沒說燒的就是阿房宮!”根據考古資料,“秦宮室”是指秦咸陽宮。事實也是如此,此前在位於咸陽西南的秦咸陽宮發掘時,發現了大量的灰燼和紅焦土,證明項羽確實曾縱火焚燒過秦宮室。

  阿房宮成了秦王朝一個沒有完成的美夢,並在戰亂中衰毀,成為千古憑弔之地。然而,考古證明火燒阿房宮的說法很可能是流傳千古的謬言。

  李毓芳坦言:新發掘的宮殿是戰國秦上林苑,與阿房宮相隔數十年阿房宮前殿遺址考古工作基本結束後,在尋找和確定阿房宮範圍的過程中,去年11月6日,在前殿遺址之西1150米處發現了一座很大的宮殿建築遺址。遺址南部夯土台基東西250米、南北45米、現存高9米,為宮殿區;北部為園林區,範圍難以確定。台基西面有廊道遺跡,從倒塌的建築堆積物來看被火焚燒過,說明台基上面的建築曾遭遇過火災。園林內發現了一處由大、小卵石構成的石渠。石渠窄而淺,不具備排水功能,應為園林一般水景觀。

  從遺址出土的板瓦、筒瓦、瓦當的形制來看,均具有戰國秦的特徵。板瓦表面為細密交錯的繩紋;筒瓦表面是細繩紋、內為麻點紋或手抹成的凸棱,全部是泥條盤築法制成。此外,出土瓦當凹凸不平的紋飾及制法,飾有順長繩紋和細密小方格紋的欄邊磚紋,這些都是時代較早的特徵。總之,無論從紋飾特徵或製作粗糙、表面不光滑、紋飾較淺、紋路不清晰來看,均與秦都咸陽宮出土的建築材料相同,要比阿房宮前殿遺址北牆頂部倒塌堆積中出土的建築材料早得多。因此該遺址早于阿房宮前殿遺址,應為秦統一以前的戰國秦上林苑建築遺址之一。

  這座宮殿遺址與阿房宮沒有任何關係。況且,沒有任何文獻說過,戰國秦上林苑中的建築劃進了阿房宮的範圍,或阿房宮劃入數十年前的戰國秦上林苑的範疇中。

劉慶柱說:恢弘壯觀的“阿房宮”是後人描寫和誇張而來

  千百年來,阿房宮成為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特殊載體,即被後人視為既是古代宮殿建築的傑作,又是秦始皇、秦二世大興土木、奢華無度、塗炭百姓、重賦急刑的歷史佐證。因此,阿房宮的恢弘壯觀被後代文人描寫得越來越誇張,而秦始皇、秦二世在人們的心目中淫威暴虐的猙獰面目也就越來越凸現。

  西漢前期著名政治家賈山,在《至言》中,把阿房宮描述成“殿高數十仞,東西五堙A南北千步,從車羅騎,四馬騖馳,旌旗不橈。為宮室之麗至於此,使其後世曾不得聚廬而托處焉。”司馬遷筆下的阿房宮規劃是“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五丈旗。”漢唐時代之間的文人,對秦宮室和阿房宮進行了更具想像力的描述。《三輔黃圖》甚至將秦都咸陽的離宮別館統統記在阿房宮名下,其言“始皇廣其宮,規恢三百餘堙C離宮別館彌山跨穀,輦道相屬,閣道通驪山八十餘堙C表南山之顛以為闕,絡樊川以為池。”《三輔舊事》把《史記》中記載秦始皇二十六年立于咸陽宮前的十二尊銅人,移到“阿房殿前”。杜牧筆下的阿房宮被推向極致:“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簷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盤盤焉,bb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

劉慶柱說:觀念的歷史不能代替歷史的思考

  這次考古發現之所以能引起這麼大的轟動,最主要的是由於阿房宮的瑰麗、宏偉已經成為人們心中美好的影像;項羽火燒阿房宮的觀念,由於受到杜牧《阿房宮賦》這一文學作品影響,早已被人們所接受。在人們的觀念中,是秦始皇大興土木的暴政繁刑,使社會矛盾激化,導致強大的秦帝國迅速滅亡。阿房宮建築越恢弘,給百姓造成的痛苦越深重,留給後人的歷史教訓也就越深刻。由此可以看出,一些人將觀念的歷史代替了歷史的真實;其次,考古的發掘、研究落後於人們對這一事實的認知。當然,考古學對歷史研究的重要性也沒有被充分認識,這也是原因之一。

  不能把觀念的歷史代替歷史的真實。儘管歷史學家對秦帝國、秦始皇的歷史判斷是正確的,但在歷史資料的使用上,不能因為結論的正確而忽視歷史資料自身的科學性;更不能為了強化結論的說服力,而使用“放大的”甚或“誇大的”歷史資料。

  從阿房宮遺址考古發現引起的風波中,使我們認識到歷史學作為一門科學,要尊重歷史事實,要在考古新資料的不斷發現中、多學科結合新方法的不斷應用中、學科理論的不斷創新中,糾正不正確、不準確的判斷中發展的。作為近代科學發展出來的考古學,使人類對自身歷史的認識,從宏觀與微觀兩方面都產生了全新的飛躍,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有人認為,考古成果改變了歷史,其實不是改變歷史,而是還歷史以真正面目,使觀念的歷史與歷史的真實相一致。

考古學家:前殿根本沒建成 阿房宮到底存不存在?

  新華網西安1月30日電(記者馮國 許祖華)當21世紀考古學家們以科學的眼光審視婦孺皆知的阿房宮遺址時,結論讓人驚詫:阿房宮前殿沒有被焚燒,阿房宮前殿甚至根本沒有建成。

人們不禁要問:傳說中的瑰麗阿房宮到底存不存在?

阿房宮的生存狀態:兩千多年的過去時

  熟悉了朦朧煙火中的阿房宮,深諳於詩賦中的阿房宮,已成為2000多年來國人對於美好事物的人文宣洩。但2003年至2004年阿房宮遺址的科學考古工作,卻讓世人體會到了阿房宮的真實生存狀態:紙張、遺存、甚至想像式的,皆是過去時的存在。
阿房宮最早載於司馬遷的《史記》:“(始皇)三十五年(西元前212年)……作宮阿房,故天下謂之阿房宮。”歷史學家班固也留有關於阿房宮的墨寶。而最為後世崇拜的是唐代詩人杜牧《阿房宮賦》中壯麗的文學想像。阿房宮因此在過去時中存在了2000多年,直到2002年10月,根據國家文物局的批示,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籌建並成立了阿房宮考古工作隊,開始了翻開阿房宮過去時生存狀態的一頁。

阿房宮的尋找方向:“阿城”就是前殿

  1961年公佈的阿房宮前殿遺址現在仍是一個巨大的夯土台基,當地群眾俗稱之為“郿鄔嶺”。位於今西安市區以西13公里處,渭河以南,與秦都咸陽城隔水相望。經1994年一次大規模調查查清了阿房宮遺址的四至:北到西安市三橋鎮,東至灃惠支渠,南到和平村,西至長安區紀陽寨一帶。在這一區域已探明的重要遺跡主要有阿房宮前殿基址、上天臺基址、武警學院內夯土基址(俗稱“磁石門”)、紀陽寨夯土建築基址(俗稱“烽火臺”)等。
秦阿房宮遺址為秦都咸陽的上林苑遺址故地。為確定“阿城”就是現在的前殿遺址,阿房宮考古隊隊長李毓芳對古文獻進行了一番“知識考古”:

《水經注•河水》載“池水北經鎬京東,秦阿房宮西。”李毓芳認為,這堛滿圻壑禲走西周已有的“彪池”。

  彪池位於現在的灃鎬村西,在王寺村西南約二埵鳥l。雖已歷經滄桑,但是彪池低窪的地勢現在仍能看清;彪池水向北流,恰恰經過一東西向規模宏大的夯土台基的西面,而該處夯土台基就是現認阿房宮前殿遺址。

  據當地群眾反映在1949年以後還看到過前殿遺址夯土台基西部有一道南北向土?,高約1米,且土?東西兩側有碎瓦片,後被村莊覆蓋。同樣,在台基東部亦存在上述遺跡。中國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員、著名秦漢都城考古學家李毓芳分析判定,群眾反映的遺跡現象應為“阿城”的西牆和東牆。因現在的前殿夯土台基南部勘探和發掘中未發現南牆遺跡,這樣一來,正在考古調查、勘探和發掘之中的阿房宮前殿遺址就是記載中的“阿城”。

阿房宮的尋找關鍵:前殿有無宮殿

  阿房宮考古隊從2002年10月至2004年12月在前殿遺址已勘探面積35萬平方米,試掘和發掘面積3000平方米,基本搞清了阿房宮前殿遺址的範圍及其所屬遺跡的分佈,有無宮殿建築成為關鍵。

  根據勘探和試掘的資料,阿房宮前殿遺址夯土台基東西長1270米、南北寬426米、現存最大高度12米左右。遺址東部長400米、寬426米和西部長70米、寬426米的遺址面被現代村莊所覆蓋。為了瞭解台基底部結構,考古隊還對台基夯土進行了穿透性的鑽探,發現夯土台基底部基本為平面,只是夯土台基西南部和台基東邊緣原來地勢稍高一些。其土層堆積一般是耕土層、擾土層,然後是夯土台基夯土,或漢代、或漢代至宋代的堆積。

  阿房宮前殿的輪廓非常重要,但人們更關心其頂部的遺存堆積中是否有秦代宮殿的資訊,這對尋找阿房宮——世人心目中的恢弘建築組群,具有成敗攸關的信心指示。但是在排除法下,考古學家們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地失望,他們逐漸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前殿遺址台基頂部的秦代遺存僅僅限於前殿北牆遺跡及其頂部建築倒塌的堆積物,也就是說,阿房宮前殿可以說只完成了夯土台基的建築,沒有宮殿建築。

  有專家對文獻中阿房宮的建築時間進行了一番計算,發現阿房宮的修建時間前後最多為4年。這從當時的生產、運輸工具和規劃設計的工作量來看,4年堹鄑滫房宮前殿的巨大夯土台基建成就已實屬不易。

  現在能說阿房宮不存在嗎?對於記者的提問,李毓芳認為下結論尚早,“要搞清阿房宮的範圍到底有多大,還有大量工作要做。科學結論要建立在全部事實之上。”(完)

文章出處:解放日報
本網發佈時間:2005-2-2 9:40:45

TOP


   

 

請以 800 X 600 以上解析度、IE4.0 或 Netscape4.0 以上版本瀏覽本站
本站內容僅作個人或學校教學參考;未經書面授權嚴禁轉載
網站製作:台灣大學歷史學系 
E-mail:eduhist@ntu.edu.tw